科技行者

导演斯皮尔伯格PK硅谷明星网飞:一场由奥斯卡引发的电影业论战

最近,娱乐圈发生了一件连剧作家们都很难创作出的剧情:当整个行业未来悬于不确定之际,一位“统治”了影视界40年之久的天才开始向一个咄咄逼人的闯入者发起进攻。

导演斯皮尔伯格PK硅谷明星网飞:一场由奥斯卡引发的电影业论战

▲ 史蒂芬·斯皮尔伯格表示,“我希望人们能够以任何适合自己的形式或者方式享受娱乐。”

好了,不搞那么玄乎。自上月初以来,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就投身于这项事业,当时有报道称他有意申请改变奥斯卡规则,从而阻止在线电影播放给院线带来的竞争压力。《斯皮尔伯格:禁止网飞进入奥斯卡》——看看这标题,感受一下画风。

目前,奥斯卡学院规则允许任何曾在洛杉矶影院中放映一周的电影参加竞赛单元。此外,学院方面还允许电影在影院中放映的同时,同步登陆网络流媒体平台。

这场斯皮尔伯格对网飞的对决大戏变得如此疯狂,以至于这位名导在Twitter上被称为“失控的疯子”。与此同时,司法部也向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发出了一封不同寻常的信件,其中警告称随意改变参赛规则可能引发反垄断问题。

根据多家贸易新闻媒体的报道,斯皮尔伯格于四月底在比佛利山庄举行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董事会会议上提出调整规则的建议。IndieWire将此次事件表述为“斯皮尔伯格-网飞摊牌”。

导演斯皮尔伯格PK硅谷明星网飞:一场由奥斯卡引发的电影业论战

▲ 作为奥斯卡颁奖典礼中的一位严肃参与者,网飞公司的出现让很多好莱坞人士感到不安。

这里有一个陷阱——已经72岁的斯皮尔伯格不会出席此次会议,更不用说提出任何规则变更申请。他本人当天甚至都不在城里。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得在纽约进行下一个电影项目的统筹。据一位为斯皮尔伯格工作的知情人士透露,他的下一部片子是《West Side Story(西区故事)》的翻拍版。不过这位知情人士并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或者讨论斯皮尔伯格的私人行程。

事实上,斯皮尔伯格对于网飞公司的敌意似乎被故意夸大了。

斯皮尔伯格对这一所谓的“摊牌”一直保持沉默。但在他的公司Amblin Entertainment(安培林娱乐公司)内部,他表达了自己对于新闻媒体捏造事实行为的失望(相关消息来自与他关系密切的两位知情人士,他们同样不愿透露姓名)。准确来讲,他认为院线拥有者、流媒体服务商以及传统电影工作室需要齐心协力,用以保护他所提出的“电影艺术形式”。如果负责奥斯卡奖颁发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希望找到一种更合理的方法,从而确保只有那些拥有院线版权的电影才有资格获得奥斯卡奖,那么他本人有可能投赞成票支持奥斯卡奖的决定。

但是,为什么这样再正常不过的言论就被传播成了影业巨头想要扼杀网飞?

根据知情人士所言,他所主要针对的并不是网飞。相反,他对于院线方毫不妥协的态度感到失望。作为一股以多元化为主要卖点的新兴力量,网飞一直在努力缩短各类电影作品的独家放映时间——目前这一周期为90天。今年1月,在《Roma(罗马)》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后,斯皮尔伯格甚至亲自打电话给美国最大的院线公司AMC与Regal,恳请他们在影厅中播放网飞拍摄的这部电影(尽管其当时已经在网络平台上放映)。但对方拒绝了这一提议。

斯皮尔伯格自己也拥有网飞账户,而且特别喜欢收看该公司拍摄的原创节目——Amblin公司也参与到节目的制作当中,包括《鬼入侵》。(Amblin还推出了另外三个面向流媒体服务平台的作品系列,分别为亚马逊上的〈Cortes and Moctezuma〉、苹果上的〈Amazing Stories〉以及Hulu上的〈Animaniacs〉。)

在通过电子邮件回应《纽约时报》的采访时,斯皮尔伯格指出“我希望人们能够以任何适合自己的形式或者方式享受娱乐。无论是大屏幕,还是小屏幕——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创作一个伟大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权享受伟大的故事。”

导演斯皮尔伯格PK硅谷明星网飞:一场由奥斯卡引发的电影业论战

▲ 负责奥斯卡奖颁发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于4月23日晚召开董事会会议。

“然而,我觉得人们有必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去一个新的地方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共同经历一段时光——他们可以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感受恐惧。这样在电影结束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被拉近一些。我希望电影院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我希望戏剧体验能够在我们的文化当中继续保持重要地位。”

斯皮尔伯格一直在严肃戏剧【例如《The Color Purple(紫色)》,《Schindler’s List(辛德勒的名单〉》】与大预算商业片【例如《Jurassic Park(侏罗纪公园)》、《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之间摇摆不定,他似乎也意识到好莱坞评奖制度中存在的利害关系。随着流媒体服务平台的激增——迪士尼将于今年11月12日推出自己的产品,苹果、WarnerMedia以及Comcast也不甘落后——电影院可能会更加依赖超级英雄、续集以及翻拍等电影类型以维持自身生存。

那么,是否终有一天像《Indiana Jones and the Kingdom of the Crystal Skull(印第安纳琼斯与水晶骷髅王国)》这样的火花电影成为院线中的主力,而以《Lincoln(林肯)》为代表的严肃电影则全面登陆流媒体服务平台?鉴于当前电影行业的发展轨迹,这绝不是什么杞人忧天式的臆想。另外,网飞之上也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声音——Dee Rees与Cary Joji Fukunaga等从业者一直在为流媒体与多元连锁平台剧作被排除在评奖范围之外而忿忿不平。

在最近一届院线运营商大会上被记者问及“是否会考虑对某些特定类型的电影缩短目前为90天的院线放映期时”,AMC公司CEO Adam Aron回应称“这可能是个极具爆点的话题,我想最好不要把讨论细节放到《纽约时报》上。话虽如此,AMC公司愿意考虑对现有情况的替代性方案——这里我也要再次强调,我们会重视任何有利于AMC公司股东的改变。”

网飞公司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这家流媒体公司一直不愿为院线提供任何保护性放映期,而是始终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灵活的影片观看服务。然而,对于《罗马》以及近期其它几部电影,网飞公司开始软化自己的立场。《罗马》本身就以三周的独家播放权为前提顺利登陆了实体院线。

网飞公司还可能会在由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高成本犯罪剧《The Irishman(爱尔兰人)》中进一步妥协——这部作品计划于今年秋季推出。4月16日,有报道称网飞公司与各院线连锁品牌商定了长达70天的独家放映周期。网飞方面希望能够在今年入夏之前为《爱尔兰人》争取到影院放映权。

即使如此,专门为影院制作的电影也仍然拥有相当顽强的生命力。在这个问题上,人们的讨论热情可谓无比高涨。斯皮尔伯格本人也抱有坚定的意见。

斯皮尔伯格与网飞之间的这场风波起始于今年2月下旬,当时IndieWire报道称斯皮尔伯格正在开展一项活动,旨在敦促学院方重新审视奥斯卡奖对于流媒体平台原创电影的评奖资格。但其讨论依据则非常模糊,且相关言论实际上源自Amblin公司的一位发言人。事后证明,发布这一观点的是斯皮尔伯格的长期新闻代理人Marvin Levy。

主流出版物敏锐地抓住这一观点并不断报道,并很快在全球各地引爆了各大媒体。

由于斯皮尔伯格本人选择不对自己的立场做出澄清,因此舆论圈中充斥着大量过度解读,特别是来自去年欧洲新闻发布会上看似与此相关的内容引用。斯皮尔伯格当时曾提到,“一旦以电视格式放映,那么这就是一部电视电影。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作品足够精彩,那么它应该得到艾美奖,而不是奥斯卡奖。”

随着社交媒体上批评之声日益高涨,斯皮尔伯格的长期合伙人之一杰弗里-卡森伯格试图伸出援手,借得克萨斯州西南偏南庆典的机会做出解释。他强调称,“首先,斯皮尔伯格并没有这么说;第二,他也不会在今年4月向学院方提交什么评奖规则变更申请。”

然而,斯皮尔伯格在今年3月下旬参加一次苹果活动时的表现,却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很多人甚至开始指责他是个虚伪的家伙。

不过网飞公司CEO Ted Sarandos似乎并未对此感到沮丧。几周之前,他和斯皮尔伯格共进晚餐,并在上周四一起逛了逛洛杉矶的一家购物中心。在这里,他们共同感受了一把由斯皮尔伯格投资的虚拟现实产品的实际体验。

导演斯皮尔伯格PK硅谷明星网飞:一场由奥斯卡引发的电影业论战

▲ 网飞公司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几周前与斯皮尔伯格共进晚餐。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