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阿里巴巴刘松谈智能化背景下的城市治理

2019年5月16日-19日,第三届世界智能大会于天津梅江会展中心召开。本届大会以“智能新时代:进展、策略和机遇”为主题,形成了集智能会、展、赛+智能体验“四位一体”的国际化平台。

5月17日下午,由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指导、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政府支持、至顶网承办的城市云与城市智能发展峰会,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举办。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作为本次活动的嘉宾,发表了题为《智能化背景下的城市治理》的主题演讲。他表示,数字孪生和智能化是城市的终极利器。通过智能算法技术与数字孪生理念结合的数据智能为城市提供“穿透式”治理能力。

阿里巴巴刘松谈智能化背景下的城市治理

会后,刘松接受了大会媒体群访。

以下为采访实录(内容经至顶网编辑整理,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Q:据了解,阿里连续参加了三届世界智能大会,跟天津的渊源也越来越深,请问阿里有什么实体项目在津落地?

刘松:阿里特别重视本地化工作,这是阿里巴巴的战略。大家从阿里的财报中也能看出阿里一直在强调本地化落地。

今天上午我参加了一个项目的发布活动,可以将更多的信息跟大家分享。一个是津南的经济大脑,这是阿里在全国行政区里面第一个(经济大脑),对于整个区域的经济,做了相对细颗粒度的分析、预测以及管理。阿里去年在津落地了一个阿里云的创新中心,在津南也有40多个人工智能企业参与其中。

在今天上午的发布活动中,还启动了一个智能制造的算法大赛。大家都知道,天津的制造业是挺有历史的。说到制造,大家下意识地会认为搞人工智能的都是大企业,确实也是,但是中型企业能不能用人工智能提升它的工艺呢?我们开放了大赛以后,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力量,上百个团队帮忙去解决。你会发现那些可能非常年轻的,甚至大学刚毕业的小团队,都开始用人工智能算法去解决那些工艺的问题了。

这一段时间来,在阿里集团和整个我们天津市战略合作的基础上,数字津南在几个领域里都形成了新的模式,下一步我们可能在制造业与工业互联网深度融合方面,在整个区域内展开更多合作。

下一步,是一个以津南为代表的制造业的腾笼换鸟计划,在制造业与人工智能融合方面、工业互联网的平台方面,引入一些新的高科技企业。我们会对创业企业继续去开赛道专班,就是给这些创业企业去做赋能培训。

对于阿里来说,有以下意义:第一,理念层,产业数字化、数字政府、改善营商环境,包括刚才说的经济大脑方面,我们会有一些输入。第二,就是把它做成一个平台化的模式,不管是从数字政府还是从制造业的升级转型方面,都需要引入外部人才,下一步在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这样的顶级学府,都可以开展人才合作和培养。

所以,我今天上午也讲了一句话,我说,数字经济也好、人工智能也好,最后烧的不是钱,烧的是人。有质量的、有针对性的、有准备的一群人,不是一个人,包括恰当的创业者、企业家,以及传统企业的这些转型领袖。大的方向上,我觉得在政府数字化转型和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还有特别大的空间。

Q:您怎样看工业互联网对工业的升级改造?现在有一个观点认为,工业还是要基础工业和基础科学同时进行才能达到真正的发展,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刘松:您说的两个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我2016年成为工信部工业互联网联盟的副理事长和发起专家,过去三年多一直在跟踪这个课题,接触了上百家企业。我想工业互联网确实就像我们陈肇雄部长讲的,是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创新发展与制造业4.0化的融合,制造业的基础工艺和自动化在升级。而中国在这个节点上又有自己的特点,即互联网本身高度蓬勃发展,这件事情最重要的价值发生在交叉点上,交叉了什么?

第一个层次,互联网能给工业带来什么?我想应该是给了一个基本的新的理念,尤其是在消费类的制造业来看,怎么以用户为中心,通过数字化,数字营销去触达,通过数字化去触达年轻人建立品牌,这是第一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在商业模式上,我们怎么把消费侧和生产侧连接起来,用消费侧的力量,借助数字营销触达消费者,用消费者的力量C2M的方式推动制造业,从一个纯制造变成一个制造型服务。

第三个层次,智能工厂阶段。本质来讲就是自动化技术和智能化技术的融合。这对于中国的制造业可能在纯制造领域也有一些价值。第一,我觉得有差不多接近一半的制造业的研发本身,制药、生物工程、包括新材料的合成,数据和人工智能已经能够在研发层次缩短它的研究流程,就是人机混合的方式去提升一个研发的效果。第二,在绝对的制造环节,比如说不管是高炉这样的钢铁行业,还是轮胎的混炼焦,还是化工合成过程中,可以把大量的数据收集过来,在云端通过算法就能够给出更好的一个优化的参数。从混炼焦来的原料到轮胎生产厂再到最后生产的轮胎,整个过程至少有上千个参数,以秒为单位的数据全部放在这个大的云端,去找到它们之间的关联性,这个是工业原来所完全不可能有的。这里确实要把算法工程师和传统工程师之间去做知识的结合。

但是有几种情况会发现机器做的比人好,有些情况的确你要人机去做混合,有些几十年的老师傅也会提出,他没有想到原料的产地也会影响到最终产品的耐磨性。所以我想人工智能给工业世界,可能有三个层次的价值输出。

第一,是理念方面,把工业变成了一个面向消费者的行业,利用数字化触达消费者。第二,把工业变成服务化,包括你买回家的智能空调、智能音箱,其实随时可以学习你的行为,将工业变成流体服务化的。最重要的是认知领域、在研发领域,用人机混合方式提升了研发的效果。第三,在云端,利用数据和算法去做加速流程。在具体的生产车间里面,通过大规模的数据和算法,是可以优化参数、降低能耗和提升效率的,本质上就是用大的算力去发现那些更多的整个生产环节里面的参数之间的最佳组合。

Q:您觉得阿里巴巴在哪个层次上会有更大的作用?

刘松:每个层次上都有其相应的作用。第一个层次,是我们连接了消费互联网核工业互联网。第二个层次,我们在有一些消费领域里面创造了C2M的模型。最底层,在工厂制造领域,我们是一个基础设施提供商,我们用了一个词“最佳男配角”来形容自己,我们主要提供物联技术的基础设施、工业智能的基础设施和面向工业软件的云平台。

最终,工业企业的抓手就是三个:第一个,用物联网去解决不需要花太多的成本就能把数据都上传的问题,这是物联网的平台把它软件化的问题。第二个,要让中小企业用上人工智能,我刚刚说在天津津南开放工业制造业大数据,开放平台,就是要让每一个中小制造企业都可以应用人工智能。第三个,工业APP化的问题,未来所有的工业企业都可能会有自己专有的APP,将工业软件开发得像APP这样,也需要一体化等方面的工作。

Q:您觉得人工智能发展会对零售业带来一些改变吗?

刘松: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对于零售业的改变,很大程度上是人工智能结合物联网还有大数据一起来促成的改变。我们以盒马鲜生这几年快速发展的形态为例,它差不多每个店都是成功的。每一家盒马鲜生卖的东西都不一样,是因为服务半径3公里内的人群都不一样。盒马70%的订单都是手机下的,而不是实体店。盒马这个例子代表了我们在实体、零售很重要的尝试,我们也希望把这个尝试赋能给我们整个零售业。

传统实体店最可怕的情况是店员在没活儿的时候都在刷手机、在娱乐,其实是很大的生产浪费。现在我们赋能的很多品牌商,他们实体店、门店的员工,在工作量不饱和的时候可以刷直播,通过线上的方式自带流量。客人来的时候可以用手机赋能给他们这些产品。各行各业都有这样的情况,人工智能可以赋能实体经济里非常重要的细分领域,就是对人的赋能,就是对作业人员赋能。

Q:盒马这个例子会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吗?

刘松: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消费是不断升级的,就是不同时间下沉的效率。

Q:说到人工智能,您怎么看刷脸支付?

刘松:我们经常一提到人工智能就想到刷脸,其实刷脸是一种认证技术,已经不算人工智能。支付宝最早就用过刷脸技术,如果没有规则的牵制,很多银行业务不用非得到窗口去办理,用支付宝,包括支付宝很多政务的业务,甚至是港澳通行证的办理都可以直接刷脸,它就是一个认证的技术。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