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以SWIFT和Ripple为例 论跨境支付中速度的重要性

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无疑改变了全球数字支付业务的发展进程。随着Ripple以及Facebook Libra等新兴加密货币项目对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垄断地位发起冲击,SWIFT、Visa以及Mastercard等主流企业也被迫开始对自家遗留系统做出重大改进。

展望未来,这股趋势似乎正愈演愈烈。区块链系统的运行思路,是利用安全性与效率水平更高的支付基础设施取代传统解决方案。目前,各大主流从业机构似乎也不得不直面“要么适应、要么消亡”这一经典的发展难题。

以SWIFT和Ripple为例 论跨境支付中速度的重要性

与以往的任何一场技术竞赛一样,参与者们必须弄清楚哪些指标能够帮助他们在对抗当中获得优势。而目前可以确定的跨境汇款衡量标准,主要包括交易速度、安全性以及成本效益几点。

更快、成本更低、还要再快

速度、成本、质量——项目管理中的这三个顶点基本囊括了企业在发展现代支付业务时需要做出的核心权衡指标。据报道,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最近开始试用一套新型即时跨境支付系统,其能够显著改善整个业务操作时长。

此次尝试属于SWIFT利用其全球支付创新(GPI)项目实现即时结算功能的一部分,旨在应对来自Ripple等公司的竞争压力。此外,SWIFT方面还承诺,这套新系统将降低各大金融机构的框架使用成本。

一般来讲,大多数项目在权衡当中只能实现三大指标中的两项。在跨境汇款当中,技术创新主要负责实现速度与成本——以Ripple为例,区块链企业承诺在短短4秒之内完成交易结算,且只需要几美分成本就能够将资金从世界上的某个角落转移至另一个角落。

在对Worthyt公司CEO兼区块链技术评论员Kenny Li谈到交易速度在当前跨境汇款领域中的重要意义时,Li解释称:

“在我看来,人们非常关心速度表现,非常非常关心。速度与便捷性在区块链层面相当重要。正因为如此,人们才愿用交易去中心化以及所有权来交换区块链技术带来的速度优势。因此,我认为速度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当然,并不是说必须得做到速度最快——足够快就可以了。Visa每秒大约能够完成1000到2000次交易(tps),部分区块链已经可以通过委托权益证明提供类似的交易能力(EOS是其中最好的例子,另外我相信Libra也能够实现类似的交易规模,因为其似乎也会采用委托权益证明机制)。”

不过Li坚持认为,交易吞吐量本身并不是全球汇款这类系统的全部目的或者说最终目的。他进一步解释道:

“只要速度能够跨过用户需求这道门槛,接下来就是宣传工作的天下了。我认为最终的门槛可能在3000到5000 tps这个水平(这一假设基于Visa的当前市场份额、中国等部署有防火墙的国家的网络通量、全球网络通量以及市场份额的可能分布水平,而且显然不是精确计算后的结果)。”

以Ripple为例:该公司称XRP能够实现1500 tps,并可通过扩展提升至50000 tps。即使是在全球范围内,50000 tps的处理能力都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了。然而,区块链系统是否真的就是速度最快且成本最低的传统银行替代方案?

银行业的负担

Ripple公司CEO Brad Garlinghouse一直强调当前金融体系中的遗留问题,这些纠缠不清的银行业务关联已经成为一种长期负担,并直接导致跨境支付效率低下。

世界各地的商业银行一般倾向于在海外代理银行中开设账户,并通过SWIFT网络实施跨境电汇。像Garlinghouse这样的区块链支付支持者们则认定,Nostro/Vostro账户机制正是引发系统延迟与效率低下的“罪魁祸首”。

通过SWIFT等系统进行跨境电汇时,参与银行需要首先在国外建立起代理关系。作为目标的代理银行,将代表另一国家的另一家金融机构负责款项的发送或者接收。

例如,如果来自国家A的银行甲需要向来自国家B的银行乙发送电汇,则银行甲首先需要联系其开设在国家B处的代理银行进行付款。一般来说,银行甲还需要在该代理银行中开设账户。

在这种情况下,代理银行会将该账户称为Nostro账户;而对于银行甲,该账户则被称为Vostro账户。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全球代理银行关系正在逐年下降。除了网络规模萎缩之外,BIS报告称相关业务正变得愈发集中,并导致以往无权进行汇款的通道越来越难以实现跨国支付操作。

BIS还指出,新型跨境支付方式的出现也成为代理银行网络衰落的原因之一。在发布的报告中,BIS认为:

“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代理银行关系数量正持续下降,这无疑令人担忧。在相关司法管辖区内,这种代理关系衰退可能对跨境款项的发送与接收能力产生影响,促使人们采用不受监管且安全性低下的「影子支付」方式,并最终对经济增长、金融包容性以及国际贸易产生更进一步的影响。”

因此,虽然SWIFT可以努力跟上Ripple的速度水平,但以往银行业务带来的负担使其无法彻底抛下种种遗留系统。此外,由于某些财务通道已经无法提供传统的资金流通服务,建立新型支付门户可能是种更好的解决办法。

对于Ripple来说,银行完全没必要在国外建立代理关系以实现跨境汇款。相反,金融机构可以采购Ripple公司提供的xRapid软件,并使用XRP币作为即时跨境汇款的过渡货币。

然而,区块链企业也要当心监管制度对其商业模式造成的影响。如果SWIFT的遗留系统继续作为信任制度的基础,那么Ripple乃至其它区块链企业仍然需要满足各个司法管辖区内监管机构提出的具体要求。

Facebook公司的Libra项目也引发各国政府对于加密货币以及区块链相关机制的监管关注。事实上,就连Ripple公司CEO自己,都担心其有可能被卷入这场由Libra引发的监管风暴当中。

选择全区块链,还是DLT与集中式系统的混合体?

在追求高效跨境支付框架时,我们可能必须得大集中式与去中心化架构之间做出权衡。然而,目前似乎出现了一种新兴趋势,希望利用混合系统同时发挥这两类架构的各自优势。

2019年6月,曾有报道称SWIFT方面计划允许运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DLT)系统的企业使用其GPI平台。Visa方面也公布了一套新的集中支付网络,这套用于商业交易的解决方案中就包含不少去中心化技术元素。

此外,Fnality联盟正计划利用公共事业结算代币促进点对点跨境支付交易。来自美国、欧洲以及亚洲的多家主要银行已经宣布加入该项目。与Visa的B2B Connect计划一样,Fnality将充当银行间的核心,负责消除跨境支付中各类复杂的中间步骤。虽然所面向的具体方向不同,但其运营理念仍然表现出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

随着支付环境的快速发展与演变,遗留系统与创新机构之间似乎出现了彼此复制对方运营优势的新趋势。像SWIFT与Visa这样的主流从业方正在积极开发DLT系统接口协议,而Ripple等新兴力量则寻求如何获得传统金融体系的信任状态。那么,到底哪一种方式能够使其网络成为贯穿全球众多财务通道实现跨境汇款的最优解?我们不知道,但我们拭目以待。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