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明星教授Koller计划用AI技术研发新药

经常站在聚光灯下的科学家并不多,但Daphne Koller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被问及最近一次公开拍照时,她表示,“每次参加技术会议,几乎都会这样。这让我有点尴尬,我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受到这样的欢迎。”

明星教授Koller计划用AI技术研发新药

▲ Daphne Koller

自从20多年之前将计算机科学、生物学以及教育学联系起来之后,Koller成为科学领域的“摇滚明星”,走到哪里都有人想跟她合个影。当然,除了优雅的气质之外,她的经历也足以证明一切:18岁时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26岁时出任斯坦福大学教授,专注于机器学习技术;在近十年之后,获得Mac-Arthur颁发的“天才奖”,以表彰她在将人工智能与基因组学相结合方面的研究;同时联合建立起估值达10亿美元的Coursera——一套面向全世界用户提供免费大学课程的早期平台。

今年51岁的Koller仍然拥有明确的目标,下一步她打算着力发展位于南旧金山的Insitro公司,通过整理大量数据研发新药。一旦成功,这又将彻底颠覆药物的发展方式。

实验室生物学家通常将一系列特定的蛋白质作为药物靶标。如果失败,数据科学家们又会提供新的蛋白质选项进行再次尝试。另一方面,Insitro公司则希望在生物学家着手试验前尽可能多地收集数据,包括利用生物工程技术(例如Crispr基因编辑)与计算机发现那些人类可能无法察觉的细微差异。

Koller这样描述自己的这项目标:“只要能够提供充足的数据,机器学习就能给出惊人的结果。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能够大规模创建生物学数据。”

Gilead肝脏疾病临床研究负责人Mani Subramanian表示:“很少有人能够同时精通生物学与深度学习。”

而Insitro的计算专家通过与生物学家们能力合作,共同建立了实验室实验以生成大规模自定义数据集。在此之后,机器学习模型会识别其中的模式以提出新的测试方法与潜在疗法。此外,自动化移液机等机器人技术则可大幅减少人为错误。有了这些技术的加持,Koller表示,Insitro公司得以“将原本数年的漫长时间缩短为数周。”

她表示,AI加生物学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谓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在六个月之内,Koller就从ARCH Ventrues、Andreessen Horowitz、Foresite Capital以及Alphabet旗下的风险基金GV与Third Rock处筹集到1亿美元。在此之后,Jeff Bezos等也加入其中。今年4月,她又与Gilead科学公司达成合作,由后者提供首期1500万美元、后续10亿美元资助Koller团队寻找一种致命性非酒精性脂肪肝病(这种疾病可能很快就会成为肝脏移植的头号病因)寻找治疗方法。

但要想从Gilead手中拿到如此丰厚的回报,Insitro公司就必须成功找到五种可能作为药物靶点的蛋白质,而后针对这些蛋白质建立起能够获得批准的肝病治疗方法。随后款项的落实,则源自药物成功销售后的收益分成。目前项目已经取得了高性能突破,Insitro公司则借此在《福布斯》杂志首届AI五十家最具前途企业榜单当中占得一席之地。

>>> 两项技术的结合前景

量子计算与AI已经成为医疗保健研究领域的重要动力,来自圣迭戈的Illumina公司亦是这一前沿中的弄潮儿。该公司已经成功将人类基因组的测序成本由2007年的1000万美元降低至1000美元,同时逐步改变着癌症的筛查与研究方式。来自Baillie Gifford公司(掌握 2600亿美元资金)的投资组合经理Gary Robinson表示,“整个行业正在发生变化。我们正由以往对药物效果进行有根据猜测的时代,转向由数据决定药物设计与使用方式的新时代。”近期由于销售额增幅下降,Illumina公司股价从创纪录的高位下跌了25%,但Robinson对这样的波动不以为意。他指出,“医疗保健行业规模庞大且效率低下,因此变革的时机已经成熟,Illumina将成为重要的受益者之一。”

另外20多家初创企业也在努力探索,希望利用AI技术更快、更便宜地发现新型药物,其中包括拿到5500万美元风险投资的Notable Labs以及拥有3600万美元资金的Verge Genomics。诺华公司宣布与微软建立为期五年的AI技术合作,默克以及葛兰素史克也与初创企业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

当然,人工智能并不能降低生物学的探索难度。Koller表示,“这只是一套平台,而非神奇的魔术。”

要想拿到令人垂涎的10亿美元分红,Insitro公司需要进行数十万次实验室测试。Koller对此做好了准备,她最近经常在Insitro的办公室周围转来转去。她是位精力充沛的女性,同事们几乎没见过她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会在Macrophage白细胞研究室,一会跑去Elastic Net(一种数据建模技术)开发室,这就是她的工作常态。

如果有大型制药企业对Insitro产生兴趣,那么收购提议很可能会随之而来。但Koller表示她不想看到Insitro被大型组织“吞噬”,保持独立并开发出自有品牌的药物才是最好的发展选择。

Koller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未来找她全影的粉丝能够通过Insitro受益。“我希望人们能够走过来说,「因为你,我又恢复了健康和正常生活,能合个影吗?」”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