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拒绝传统思维 千禧一代创业者利用AI技术收获财富

千禧一代已经成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人群,他们的所为、所想将直接影响到上代与下代人群的日常生活。而千禧一代又偏是一群张扬个性、关注“个人影响力”的群体。

拒绝传统思维 千禧一代创业者利用AI技术收获财富

除了作为当下最重要的劳动力构成之外,千禧一代也被广泛认定拥有最强大的消费能力,同时也是大部分现代革命的掌舵者。从改革企业文化到塑造工作场所、再到重建美国家庭并推动开创性的日常技术,千禧一代最爱的就是能立即满足自身需求的科技成果。

大量研究表明,千禧一代属于典型的创业中心论者。大多数人都渴望成为企业家或者个体经营者,在他们手中建立的企业也确实要比之前几代人多得多。

此外,千禧一代也面对着快速变化的潮流所带来的重重难题——学生贷款债务愈发沉重、生活成本节节攀升。所有这一切再加上这个政治分裂混乱、经济极端冲突、疫情阴云笼罩的“奇幻”时代,千禧群体中抑郁症发病率上升并对未来充满焦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千禧一代渴望在自己眼中的未来(包括财务前景)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但这群天天点外卖、一刻离不开电子商务渠道的用户好像并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喜欢把财务自由挂在嘴边、而且越快越好。

所以,虽然一系列历史性转折就在身边,但他们仍然在寻找更多更容易参与的投资方向,而且只相信自己的经验、只坚持自己的控制权。看似幼稚,但他们确实显示出了自己的力量,包括GameStop股价的传奇暴涨、加密货币的一战成名、模因股票的出现等等。

千禧一代能够很容易地意识到,不投资所带来的风险甚至要高于参与投资的风险。毕竟这一代人的集体恐惧在于“害怕错过”——他们怕自己在退休时没有几百万美元的可观积蓄,但却不太担心股市波动等会导致手头财富快速缩水的实际威胁。

幸运的是,AI驱动型投资恰好给千禧一代的需求指了条明路,也让他们摆脱了被相关数据吞没的困境。AI技术帮助金融科技消费者做出更明智、更可靠的决策,而底层驱力正是基于深度学习的算法逻辑。这些算法可谓神通广大,能够将个人投资目标与风险承受能力等多项指标纳入考量。

最终,对于那些既没有时间、也不具备华尔街专业分析师那种高端工具的投资散户来说,AI技术的普及或将成为投资大众化的核心因素。

另外,“传统”二字在千禧一代心中就意味着过时,而AI技术的出现也为已经非常落后的共同基金行业及其高昂的管理成本提供了解决方案。事实上,在总价值21万亿美元的共同基金行业中,近75%的资本仅由三家公司实际控制;而价值5万亿美元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中有90%由5家公司控制。第一个已知的机器人顾问是Mint于2006年推出的半自动化财务经理,但在此之后就几乎没有任何发展。

超过25万亿美元的基金管理行业身陷“过时”的泥潭,但AI正在解锁以往只能由对冲基金享受的最佳运营策略,进而彻底改变游戏规则。AI在现代机器人顾问中的应用,意味着自动化技术能够以更低的成本高效打理投资组合。因此,散户投资者也将获得更多样的投资组合与自动配平等能力,借此在难以避免的市场波动中保护自身收益。

目前参与开发AI驱动型数字战略的企业包括Charles Schwab、摩根大通、Vanguard、摩根士丹利,外加最近刚刚加入的Robinhood、Wealthfront以及由福布斯资助的Q.ai。

虽然这些AI策略确实能帮助投资者更明智地判断市场走向,但却并不做千禧一代最讨厌的事情:把用户赶出指挥中心。AI只是像自动汽车那样高效准确地运行,把用户从A点运送到B点——整个过程完全透明,用户仍然可以坐在这里审视AI做出的每一项操作与控制判断。

AI驱动型投资无疑将给散户投资者提供更多的自由性与灵活性,帮助他们摆脱经验、资金与时间的束缚。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AI能否适应金融科技领域的实际挑战并长期蓬勃发展,但我们相信这位新助手将朝着更智能、更安全的方向不断迈进。另外,希望AI能帮千禧一代以及所有投资参与者多赚点养老金。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