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医生真的会被科技取代吗?

机器人、人工智能(AI)、自动化技术——这些强大的技术都是最近主导创新领域的流行语。如今,这些概念正在越来越多地在医疗保健的背景下被讨论,人们对于可以将这些技术集成在医学实践的哪些环节以及如何进行集成等问题感到越来越好奇。

而有些人则很紧张,他们的问题是——“医生会被科技取代吗?”

对于未来的很多代人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需要理解大量的信息,机器人或者计算机如何才能够理解这些信息呢?但是最终,计算机将变得更加先进,能够比普通的人类处理更多的信息。

外科医生和其他一些需要动手术的医生在这一点上格外自信——即使计算机可以以某种方式处理理论医学知识,但是仍然需要有人——或者至少是受控的机器人来完成这些复杂的手术。

例如,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成了手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的概念很简单——受过训练的外科医生坐在患者附近的控制台边,控制三到四个机械臂完成实际的手术。对于需要极其复杂的手部运动而且运动需要很精确的微创手术来说,这种技术尤为有用——正如该系统的开发人员们所说,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提供了“超乎人手极限的精度”。该系统“受到了人手的启发——但是具有更广阔的运动范围——抓手、针头驱动器和能量仪器,可以帮助实现高精度的手术。同时,该仪器还有很多种模式,可以适用于各种手术。达芬奇系统可以无缝调节手和仪器运动的比例,以减少震颤,并进一步增强了指尖控制。”

医生真的会被科技取代吗?2019 年 4 月 5 日,外科医生在巴黎 Robert-Debre 医院使用 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进行手术时使用远程控制系统 (L)。在过去 20 年中,美国 Intuitive Surgical 集团的先驱和世界领先者已经在全球安装了 4,800 多台达芬奇系列机器人,其中 144 台安装在法国。这些机器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参与了超过 600 万次外科手术,其中仅去年就有 100 万次,这是需求急剧加速的明显迹象。(图片:Thomas SAMSON / AFP 摄-Getty Images )

目前来看,高科技手术机器人的市场只会继续扩大;以Vicarious Surgical公司为例,这是一家由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和Vinod Khosla等知名人士支持的手术机器人公司,该公司刚刚通过SPAC模式上市,价值将近10亿美元。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Neuralink,该公司正在开发能够直接嵌入患者大脑的神经接口技术。据该公司介绍:“Link上的线缆非常细而且灵活,它们无法用人手插入。相反,(该公司正在)构建一个机器人系统,这样,神经外科医生就可以使用它来可靠有效地将这些线准确插入到需要的位置。”

尽管这些例子会让人们相信医生和外科医生们仍然在医疗手术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就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行业的扩张速度到底有多快?开发人员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够将这些机器人系统从依赖人类操作转变为半自主的方式,并且最终变成完全自主的系统?也许某一天,即使是很复杂的手术也能够由机器人自主完成,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吧,真的有那么难吗?

对于手术之外的其他医疗服务,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有趣了。事实上,人工智能已经处于诊断的最前沿。开发人员们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让人工智能技术变得非常先进,尤其在预测分析、大数据理解和利用历史数据做出决策等方面更是表现出色。这个领域之中最具革命性的名字是IBM的Watson Health,它开创了人工智能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很多基本用途。

在过去的十年里,该领域内的创新数量也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笔者写过文章介绍人工智能如何被用于解决疟疾等大规模问题,也写过文章介绍其他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和技术如何彻底改变癌症病患的护理。即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高峰期,医生们忙于处理新冠肺炎的病例,创新者们也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帮助检测患者胸部X光片,以此进行新冠肺炎诊断。这种做法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医生——以一定的准确程度,将新冠肺炎患者从其他病例中筛选出来,从而帮助医生们提升了工作效率。

医生真的会被科技取代吗?

在圣保罗大学医学院 (InRad) 医学院临床医院放射学研究所,同一患者的断层扫描图像显示健康的肺 (L) 和受 COVID-19 (R) 影响的肺, 2020 年 7 月 29 日,巴西圣保罗。(图片:NELSON ALMEIDA/AFP 摄-Getty Images )

但是,对于那些担心技术可能会取代医生的人来说,最后一个例子可能提供了最为明显的答案。尽管技术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推动医疗保健技术发展的重点应该在于改进医生的工作流程——而不是取代医生本身。

这是医生们肯定会支持的一种重要方式,因为无论机器人在手术中变得多么先进,或者人工智能系统在预测诊断方面做得多么出色,人类医生都将发挥关键的作用,并且对于未来几代人都是这样。患者来看医生并不仅仅是为了直接解决某个医疗问题,或者寻找某种单一层面的回答;相反,医疗实践是一门艺术,在做出一个医疗决定之前,需要考虑很多种因素。

虽然人工智能系统可能能够根据它分析的数百万个其他数据集,为癌症患者应该采取的治疗提出具有一定可信度的方案,但是医生们则可以做得好得多。除了基于简单的、基于数据的答案之外,医生还会问其他一些很重要的问题:患者是否能够负担得起这种治疗方案?患者真的有能力和手段按照规定服药——比如一天五次吗?或者某位患者其实更适合使用一天只需要服用一次的药物?这种治疗方案是否会给患者带来其他医疗或者生活上的不便,从而妨碍患者很好地接受它?患者对这个治疗方案满意吗?该治疗方案的收益是否超过了医学、社会和情感上的代价?

这是那些技术的狂热支持者们面临的一个基本悖论,这些人认为技术可以完全取代医生。医学艺术并不意味着某种纯粹的算法;虽然可能存在着可以导致某些医疗决策的临床指南和标准,但是医生在做出每个临床决策的时候,还会考虑每个患者自身的具体情况、临床的情况以及社会背景状况等多种因素。

事实上,技术可能会有助于改进医生的工作流程或者提高决策质量。但是技术永远无法真正地取代医生的角色,更无法像人类一样建立医患关系,而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毕竟,这种人性化的医疗方法正是医学经常被称为是一种艺术的原因。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