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马雪征结束联想17年征战 杨元庆时代正式到来

此番退休,预示着在联想集团层面,“柳传志时代”终于淡去,“杨元庆时代”正式到来

  □ 本刊记者 王虎/文

  5月23日晚,联想集团(香港交易所代码:992)高级副总裁及首席财务官(CFO)马雪征以一纸亮丽财报,结束了在联想集团17年的职业生涯——当财报发布接近尾声时,联想集团CEO阿梅里奥宣布,马雪征即日起退休,并出任集团非执行副主席的新职务。

  CFO在公司中通常地位稳固。如果被更换者既是一名元老、又长期扮演资本市场“公关大使”角色,更非同寻常。市场在吃惊的同时,亦认为马雪征选择了一个再好不过的退出时机。

  财报显示,在截至2007年3月31日的2006/07财年,联想集团全年总营业额达146亿美元,增长10%;联想个人电脑销量年比年增长12%,超于市场平均增长的10%;全年股东应占溢利(包括重组费用)为1.61亿美元,较上一财政年度上升625%。这一数字首次超过了收购IBM个人电脑前的业绩。

  强劲的业绩得益于联想四季度在全球市场出人意料的表现——所有大区销售额都有增长,且全部实现了盈利;其中,美洲和欧洲、中东、非洲全部转亏为盈。这些成果表明,联想于三季度向全球市场推出的交易型业务取得重大进展,全球业务重组取得突破,特别是联想集团的美国业务结束了持续下滑的势头。

  5月25日,联想于香港联交所的股价大涨13.7%,收于3.65港元,创52周最高。

  过去两年多来,受收购拖累,联想集团经历了罕见的业绩下滑。现在,联想正在走出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以来的低谷,国际并购走上正轨。

  马雪征“谢幕”的同时,原联想集团董事会成员及审核委员会主席黄伟明被任命为新的首席财务官,将于2007年7月15日履新。

  联想:马雪征的17年

  马雪征与联想结缘始于19年前。1988年6月23日,中国科学院当时的院长周光召访问香港,马雪征是周的特别助理,职责是安排院长的活动。柳传志了解她的地位重要,提前几星期就来找她,请她无论如何要安排院长参加联想香港公司的剪彩仪式。

  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柳传志和联想。

  马雪征当时已是中国科学院的处级干部,香港联想只是一间窝在香港柴湾破旧工业区的“小公司”。正是在这次与“周围全是穿大裤衩、光膀子的劳工”的会面中,柳传志创业艰难却雄心勃勃的一幕,令马雪征大为“震撼”。

  1990年,应柳传志之邀,马雪征在即将升迁副局长之时选择加入联想,成为创业元老之一,并在日后联想接二连三的变局中屡次担纲要任。

  对联想来说,迄今所有发展的起点,莫过于产权改制。早在1993年,全资隶属于中科院的联想便启动以“国有民营”为目标的改制,历经八年始最后完成。

  柳传志选择的是“两步走”策略:第一步,柳先向中科院争取到35%的分红权,在此基础上完成了联想1994年的香港上市。第二步,争取把35%的分红权转为股份。按照规定,国有股权必须有偿购买,由于联想在2000年以前一直未进行大规模分红,这部分应得分红累积起来,正好用以购买35%的股份,由此,整个“大联想”于2001年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大联想”中,国有股为65%,联想职工持股会控制了35%的股权。

  整个改制过程风平浪静,出身于中科院又接近中科院高层的马雪征功不可没,她具有与上级主管部门沟通的优势。

  不仅如此,在联想的整个发展过程中,1994年联想集团香港上市,2001年联想与神州数码分拆,2000年联想决定实施多元化,三年后又决定放弃失败的多元化并转向国际化,以及2004年决定放弃自己进行跨国扩张而采用收购IBM个人电脑部门的做法,每一个决定后面都有马雪征的身影。

  柳传志在去年底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特意提及,马雪征在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的过程中,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马雪征不仅人脉资源丰厚,沟通能力强,且英文十分流利,逐渐成为联想对内、对外沟通的桥梁,表现广受赞誉。联想集团在新闻稿中,称赞马雪征“在中国上市企业订立有关财务报表及透明度的标准所作出的贡献备受肯定”。另外,马雪征曾被Finance Asia(《亚洲金融》)杂志选为“最佳首席财务官”,并列入Forbes(《福布斯》)及Fortune(《财富》)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

  马于2000年出任联想集团CFO,担负起与香港资本市场的沟通工作,被誉为联想的“公关大使”。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曾对媒体戏称:“我是给马雪征打工的”,因为马雪征是幕后操作联想资本运作的人。

  马雪征又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多年以前,马雪征在联想的地位就比领军人物杨元庆和郭为高,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要做职业经理人;杨、郭则不同,柳传志要求他们两个拿企业当“命根子”。

  马曾对媒体直言不讳地称,要准确评价与衡量自己,自己从来都是辅佐性人物,“我是联想的高级打工仔”。

  马雪征在联想集团的股份比柳传志多一倍。她曾在联想股价最高时套现1亿多港元,不过她对这个话题一贯回避。

  联想集团内部一位人士称,以马雪征在联想集团的重要地位,她若不是主动离开,没有什么可以让她离开。而马本人又相当看重个人和家庭幸福,所以适时退出,倒也合情合理。

  新CFO,新竞技场

  接替马雪征的黄伟明今年49岁,在投资银行业有逾15年经验,曾于汇丰、光大、中银等多家投资银行出任高级职位,亦是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的成员。

  黄伟明与联想早有渊源。“黄伟明曾经是我的老板。他在汇丰、中银等时就一直与联想有联系,做了很多项目,联想的几个老总都很喜欢他。我们共事时(2002年前后),他已经是联想的独立董事,他来北京时经常去联想,接触比较紧密。”北京泛华东方传媒顾问有限公司前总裁赵小兵告诉《财经》记者。

  投行出身的黄伟明曾于2001年进入香港泛华集团,先后担任CEO和董事长。他在泛华进行的一系列财务运作,颇受市场关注,但褒贬不一。

  有观察人士认为,此次换将,表明联想对目前低迷的股价不满。自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以来,整合进展可谓艰难,业绩下降,联想在香港的股价从5港元以上重挫,徘徊在2.50港元-3.00港元之间。

  对此,曾推动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的马雪征亦无力回天。特别是近来IBM屡次减持,都重挫联想股价。市场人士认为,接替者黄伟明具有更深厚的投行背景,会更有利于与市场的沟通。

  H股的低迷股价,也影响联想回A股的计划。今年4月下旬,来自香港的消息称,联想将被批准在内地A股上市,最多融资80亿元人民币。一般来说,A股比H股有30%—60%的溢价,目前联想在香港的股价在3港元上下波动,A股发行价如何确定是一个难题。

  提升H股股价,需要与资本市场有更通畅的渠道。从这个角度考虑,黄伟明自是有利的人选。

  杨元庆的新平台

  马雪征离开之时,正值联想集团跃上国际舞台的大转身之际。从改制、上市到2005年以“蛇吞象”之势完成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迄今联想集团的平台已经彻底变化;曾经是联想必不可少的柳传志和马雪征,一先一后开始淡出联想。

  特别是2005年的收购之后,联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跨国公司。过去联想的主要精力是在国内厮杀,现在的战场却横跨全球三大洲。

  根据联想集团发布的最新财报,大中华区业务只占其35%的营业收入,海外业务要占65%。过去两年,尽管大中华区是整个集团主要的利润贡献者,但提高国际业务和利润,才是整个集团提高国际竞争力的惟一途径。

  完成收购之后,联想集团的企业构架也在发生变化。在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后,柳传志卸任董事长,杨元庆接替。2005年底,联想从戴尔挖来阿梅里奥任命为CEO,从此拉开了人事调整大幕;越来越多具有国际背景的职业经理人进入联想,原来的一些中国高管和原IBM高管在逐渐淡出。

  在这个国际化的班底后面,柳传志虽然在联想仍然享受“教父”一般的地位,但经营管理已全盘放手。少为人知的,是马雪征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

  从整个“大联想”概念看,联想集团的母公司联想控股也已发生巨大变化,其触角向多个方位延伸,目前已经形成了涉及IT、投资、地产等三大行业,五大业务单元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格局,联想集团只是其中一个业务单元。

  从近年的发展来看,联想控股的兴趣主要在一些新兴的产业和投资领域,对联想集团的放权越来越多。用一位联想控股内部人士的话来说,“以前我们只有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不得不对这两个‘命根子’看得非常紧,他们稍有差池,我们就失去了一切;而现在我们多元化了,可以适当放手了。”

  这样“一收一放”的结果是,联想集团在迈向国际化舞台后,渐渐疏离于联想控股的掌握。一位分析人士称,目前联想集团的业务重心在海外,主要的海外业务都由美国掌管。“可以说,收购完成后,联想集团越飞越远了,联想控股对联想集团的发言权,可能今后会仅限于大股东义务层面了。”

  不过,在联想集团与联想控股的关系上,马雪征是一个独特的交叉点。她出身于中科院,与联想控股有更加深入的联系。在联想集团与联想控股关系极为紧密时,马的双重身份非但无碍,而且还具有加深双方联系的意义。但在集团与控股相对疏离之后,马的身份无疑成为联想集团越飞越远的一个隐约的障碍了。

  “马雪征退休,预示着在联想集团层面,‘柳传志时代’最终落幕,‘杨元庆时代’正式到来。”一位观察人士如此评价。

关注科技行者公众号

即将跳转至电脑版页面您确认跳转吗?
取消 跳转